14岁女生郑州坐车被骗光生活费 老师暗访找到...

  • 日常信息
  • 2020-08-07
  • 293已阅读

本来是结伴开心返校,却成了刻骨铭心的痛,14岁少女尹玲玲(化名)和同伴周娜娜(化名)从郑州汽车新北站出站后,遭遇了“热心女司机”,噩梦开始了,原本向南去二七广场,结果却向北上了高速,原本说好的价钱5元,结果却成了500元……

俩少女刚出站便遭遇“热心女司机”

“我们初中刚毕业,军训后回了老家,返校时却被人骗了个精光。”据陆媒报道,9月8日下午,在郑州市花园北路汽车新北站附近,来自新乡原阳县桥北乡的14岁少女尹玲玲表示,学校在荥阳,她和来自原阳县靳堂乡的15岁少女周娜娜是同班同学,俩人就结伴返校。

那一天是8月28日,上午9点多,她们俩在汽车新北站会合后,提着几包行李走出了站口,返校线路规划好了。“我们想从新北站乘公交到二七广场,再乘地铁到秦岭路站,接着搭乘郑上1路到荥阳汽车站,然后乘公交两三站就到学校了,一个人也就6块钱。”然而,刚出站口,就遇到了一个戴着口罩的女司机,很热心地走上前,询问她们俩要去哪里。

“她太热心了,先用胳膊搭在我肩上,用手使劲儿拉拽我的行李,拿过去了。”尹玲玲说,“我们就询问去二七广场多少钱,女司机说‘五块钱,上车吧’,我们还没有讨价还价,她就很快地把我的行李丢进了一辆黑色轿车的后备箱了。”她只得紧紧地跟了上去。

这时,15岁的周娜娜挎着双肩包,双手提了两个行李,也只得把东西放进了后备箱。

上车后,尹玲玲和周娜娜被分别安排在副驾驶和后座位置上。这时,她们发现后座上还有一个中年男子,就询问他是谁,要去哪里?“这个男的说他也是乘客,要去火车站办事,正好顺路,我们也没说什幺。”就这样,车子很快就启动了,“我们俩稀里糊涂跟着走了。”

她们俩没想到,一场刻骨铭心的“伤心之旅”就此开始了。

上车前5元上车后涨至50、500元

“我们对郑州人生地不熟,新生报到时是老师来汽车新北站接站,这是第一次自己去学校。”尹玲玲说,上车后,女司机说是去二七广场太拥堵了,上高速快些。“我记得她绕了一个弯,刚过高速站口,就不耐烦地说上高速要交纳过路费,让每个人交50块钱,我们俩不太情愿,这时旁边的男子说,‘交吧、交吧’,他递上一百块钱,我们俩也只得交了100块钱。”

尹玲玲说,她上了车后感觉不对劲儿,但已经上了也没办法,就跟着往前走。谁料,没过多久,这个女司机就让她们俩下车,“我把车停下来,你们俩下来,坐公交车过去。”

尹玲玲说,她们俩看到车速那幺快,“还是应急道,高速上哪有公交?她催了多次,我们没有下车,也没办法下车。她问我们最终要去哪里,我们说去荥阳的学校那边,于是车继续往前开。”

在路上,旁边的中年男子就称,自己的孩子在外地上学,一个月生活费千把块钱,问她们俩一个月生活费多少,而且说“也要去荥阳办事,正好顺路”。“我们很纳闷,怎幺去哪儿他都顺路呢?其实,他拐弯抹角是想问问我们身上究竟带了多少钱,我说一个月生活费也就四五百块钱。”尹玲玲说,“在路上,他们不让打电话,说高速上打电话容易发生爆炸。”

“她拉着我们跑,我身上就带了50块钱,路费不够,就想给哥哥打电话,让微信转钱。”周娜娜说,自己的父母都是农民,手头没钱,“在郑州打工的哥哥说过两天打给我生活费。”然而,女司机听罢不让周娜娜给哥哥打电话,“高速上打电话危险,硬是不让我给哥哥打。”

周娜娜说,下了高速后,快到荥阳汽车站了,“我们俩询问多少钱路费?”这时,旁边的男子不耐烦地说:“咱们别管了,让司机一算,直接给她钱得了。”结果,女司机算了之后吓了她们俩一跳,“到荥阳汽车站每个人得720块钱,我一下子快急哭了,我们没那幺多钱!”

14岁女生郑州坐车被骗光生活费 老师暗访找到...
14岁女生郑州坐车被骗光生活费 老师暗访找到黑心女司机(网络图片)

“女司机看到我们俩实在没钱,就很快改口说,三个人总共720块钱。”周娜娜说,每个人得出240块钱,她们俩得480块钱,可是尹玲玲身上只剩400块钱了,于是都给了女司机。“旁边的男子说,你们俩都是学生,不容易,别平均了,我多出10块钱吧。”

口袋被掏空吃饭无着落女孩伤心哭了

当日上午11点多,黑色轿车到了荥阳汽车站附近后,女司机让她们俩下车,把后备箱的东西取出来后,“后备箱也没关,车牌号朝上,就跑了,那个男子也走了。”尹玲玲说,这个女司机行车当中始终戴着口罩,有时还会戴上墨镜,“怕我们拍到车牌号。”

“我身上就带来500多块钱,是爸妈给的一个月生活费,钱一下子都给女司机拿走了,这个月可咋办呢?”尹玲玲说,她们俩在荥阳汽车站等公交时看到同班的女同学,就告诉了她们的遭遇,并忍不住抱着女同学哭了起来,“口袋里被掏空了,这个月让我喝西北风啊!”

周娜娜见状也掉下了眼泪,“女司机说话很凶,吓得我们大气不敢出,也不敢多说话!”

这个女同学家境好一些,就安慰尹玲玲说,“没事,我带的钱多,这个月,我先养着你!”然后,她们三个搭乘公交回到了学校。不料,此事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地就传开了,班主任及学校领导也知道了此事,“两个小女孩,一下子被卷走了500块钱,大家都非常气愤。”

“太气愤了,必须找到这个黑心司机”

“学生还是孩子,来自农村,郑州市区到荥阳并不远,这个司机一下子拿走500块钱,太黑心了,性质恶劣,影响很坏,全校很多师生们非常气愤,这个事情不能就这幺算了。”河南科技技工学校学生处处长孟凡中说,他和副校长蒋进美受校长指派,带着学生赶到派出所报案。

报案后,他们就到汽车新北站进行寻找,直到天色灰暗寻找无果才返回学校。8月31日早晨,蒋进美和孟凡中从荥阳赶到新北站继续寻找,找了一天,没有发现踪迹,“寻找时抓住了三个特点:黑色轿车、戴口罩的女司机,里边坐个男子。”

“我们相信,这俩女学生不是第一例,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例,他们迟早会露出马脚的。”他说。

“我们从荥阳豫龙站上高速到花园路站,也就30多公里,20分钟车程,而且属于绕城高速,豫A牌照的轿车是不收费的,她为什幺收取100元过路费,这不是黑心吗?”他说。

功夫不负有心人。9月8日早晨,蒋进美带领尹玲玲和周娜娜驱车从荥阳学校出发赶到了汽车新北站继续寻找。上午10点半,他们盼望的一幕出现了:尹玲玲看到了这个戴口罩的女司机,旁边停了一辆黑色轿车,她当即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蒋进美:“老师,人找到了”。

“我让两个学生反复确认,直到无误后,就赶过去了。”蒋进美说,他看到对方距离自己有十多米远,“就对女司机及另一名男子说,过来吧,你们今天肯定跑不了了。”这名男子见状就走过来赔不是:“兄弟,别说了,把钱退给你吧,要不,请你们吃个饭,算了。”

蒋进美听罢摇了摇头,这名男子又表示:“要不,加倍退还也可以。”蒋进美还是不同意,“为了找你们,花费早就超过500块钱的好几倍了,但是找到你们了,就值得。”这时,女司机上车想开车离开,蒋进美站在车旁大声呵斥她,“你给我停下,别想走”,并报了警。

女司机被控制警方正对此案展开调查

这时,这名女司机和男子见势头不对,向南侧溜掉了。当日下午,接到柳林分局治安二中队警察的通知后,女司机不得不赶到派出所说明情况。随即这辆车牌号为豫A6AZ38的黑色轿车及这名年约50岁的女司机被警方控制。

“没有营运手续拉客、收费,属于非法营运的行为。”据介绍,该车没有正规营运手续,为“黑车”运营。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处理中。